砂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放我一马给我一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6:14 阅读: 来源:砂纸厂家

自从我确定要在工作的城市按揭住房以后,母亲甚是关心,隔三差五地打电话过来询问事情的进展。这天,母亲又打电话来,询问过房子的事后,她告诉我一个坏消息:春玲去世了。肺癌晚期,隔两日就是她出殡的日子。

我愣了一下,对母亲说:“那我回去送送她。”母亲在那头强烈反对,她甚至极端地说:“你可别回来,你若回来,我跟你没完!她死了关你啥事,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

春玲是个寡妇,我家和她家在一个四合院里住了十多年。她属于尖酸刻薄爱搬弄是非的女人,与大伙的关系都不怎么样。但是,挂了电话后,我立刻联系了票务中心,订了当天晚上回家的机票。对于将要按揭住房的我来说,一张机票也算是一笔大的开销,可我愿意承担。因为春玲对我有着莫大的、不能言谢的恩情,不去送送她,我会一生难安。

那一年我十八岁,父母部队转业后,我们一家搬回省城,住进姥爷留下的四合院里。春玲住我们东邻,当年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她长得也算有几分姿色,衣着艳丽,时不时也会带不同的男人回家。总之,她是巧笑嫣然面对男人的人,是嗑着瓜子口舌翻飞说东家长西家短的人。我和邻居们一样讨厌春玲,每次碰到,我都不拿正眼看她。然而,她却成了我生命里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人。

事情还得从佟羽说起。

佟羽是后来搬进来的,是西邻佟大爷家的孙女。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屋檐下晒太阳,十五六岁的姑娘,穿着纯白的棉衣,整个人看上去像是飘落在灿烂阳光下的一朵雪花。我仿佛被雷击中一般,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

佟羽悠闲地用一把木梳梳着她垂及胸前的乌黑长发,眼神里尽是恬静淡然。我神色恍忽地站在院中间,盯着她看了足足几分钟。母亲走过来一把将我拉进屋,对我说:“只是一个傻丫头,有啥好看的?当心她病发,冲过来把你打伤!”“啊?”我惊呆了,这个美丽的女孩竟然是傻子!后来我得知,佟羽是先天性智障,她的智商相当于四五岁的孩子。

就这样,我深深地爱上了智障的佟羽。高考在即,我努力地把心思转移到学习上,可是每次在院子里见到她,我都会有那种大脑短路的感觉,不会思考,不会走路。

转眼初夏,某天晚上,厂区来了扶贫慰问的艺术团演出,院里邻居们都相邀着去看。母亲去邀佟奶奶,佟奶奶说不放心佟羽一个人呆着,母亲便自作主张,叫佟羽来我们家,让我一边复习功课,一边帮着照看佟羽。

佟奶奶放心地和母亲一起去了,临走,还吩咐我拴上院门,当心佟羽乱跑。一时间,邻居们纷纷相邀着离去,整个小院里只剩下我和佟羽。

月光如水,凉风习习,我在窗前佯装复习功课,眼睛却一直盯着窗户里佟羽的身影。此刻,她坐在我身后的床沿上,很认真地玩着一只毛绒玩具,她身上的碎花棉裙勾出她发育甚好的身躯。看着看着,我不自觉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内心最原始的欲望在抨击着我薄弱的意志,也在勾引着我青春的冲动。

我控制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失控地走过去,把佟羽揽在怀里,笨拙地吻她。我身体里原始的欲望被放纵,虽然我也有着万劫不复的罪恶感,但考虑到佟羽是个傻子,不会供出我的罪行,于是我开始纵容自己的蠢行……

就在我准备去解佟羽衣服的时候,春玲的狂笑声却在身后响起,我来不及回头,后脑勺上就挨了一巴掌。我转过身,看见春玲站在床前,对我嗔怪道:“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学好?”

受了惊吓,我慌乱地从床上滚下来,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春玲停下笑声,用手指一戳我的脑门,说:“幸好我没去看戏,不然的话,你小子就死定了!”说着,她帮佟羽整理好衣服,带她离开我们家。出门前,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直到那时,我才渐渐清醒,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而春玲,她从来都是好说是非的人,这件事马上会被众所周知,我该怎么面对父母面对邻居呢?那一刻,恐慌和后悔全然击倒了我,我甚至想到割腕自杀,可我没有那个勇气,只能惶恐地等待事情的进一步进展。

让我意外的是,那晚邻居们回来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春玲对佟奶奶说,她看到佟羽吵着我复习功课,便带佟羽去她家玩了。

此后一周,院里依旧安然如常,春玲还是叽叽喳喳地说着是是非非,而对我的事却只字不提。这让我更加不安,觉得身边埋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可能。每次我在院里碰见春玲,都度秒如年,她倒坦然,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直到某个傍晚,我母亲在小院里对邻居诉苦,说我快高考了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母亲诉完苦的第二天,我在小院碰到春玲,她仿佛在等我。她轻声对我说:“那天的事,我不会告诉谁,你安心念书吧!以后不要干蠢事了,那可是坐牢枪毙的事!”说完,她又若无其事地走了。

春玲的话无疑给了我一颗定心丸,看来,她暂时是不会把那件事说出去的。我开始发了疯地复习功课,两个月之后,我考取了北京的某所名牌大学。春玲一如既往地在小院进进出出,嗓门仍然洪亮,笑声依然刺耳。对我,当然也像以前一样不以为然。仿佛我们之间没有存在那个秘密,我也没欠她什么一样。

飞机飞过万里长空,窗外漆黑一片,我坐在机舱里发呆。在我的内心,我永远欠春玲一声谢谢。这次回去,我要慎重地为她烧上一炷香,当年她用风轻云淡的方式,将大事化小,保护了我年轻的心灵,也因而改变了我的命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