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演出市场需过质检关【搜了】

发布时间:2019-07-11 15:16:47 阅读: 来源:砂纸厂家

演出市场需过“质检关”

演出市场需过“质检关”

“维也纳交响乐团”、“法国爱乐乐团”、“美国费城国家交响乐团”……这些看上去很美、实则来路不明的“国际名团”的演出,你去过几次?在刚刚过去的“315”文化产业打假行动中,媒体揭露了一大批“山寨演出”,近年来高速发展的演出市场首当其冲。

虽然“山寨之殇”是全国演出市场的通病,但在缺乏本地文艺团体支撑、主要依靠引进“外来和尚”的深圳演出市场,这股“妖风”却来得格外猛烈,混淆了观众视听,绑架了观众的审美。

“山寨之殇”毁掉的不仅是城市的文化品位,更是对刚刚萌芽、尚且脆弱的深圳观众市场的打击。唯有“严把质检关”,为登上舞台的演出贴上“防伪标记”,深圳演出市场才能走上良性发展之路。

“贺岁档”变身“忽悠档”

去年年底,市民杨慧琼带着自己的父亲杨洲去听了一场“美国费城国家交响乐团2012新年音乐会”。不过,杨洲老先生对这场音乐会却并不满意。原来,他是一位资深的古典乐迷。平日里耳朵总是泡在“一流名团”交响乐唱片中的他,在音乐会上竟然发现,这个美国费城国家交响乐团的演奏竟有多处“走音”。

“我爸当时就质疑乐团的水准。要我回去查查这个乐团的资料。”杨慧琼说,“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百度下来,除了几篇演出新闻,其他文字介绍再也找不到了。”实际上,杨洲遇到这类“滥竽充数”的“伪名团”音乐会在深圳的演出市场还有不少。

所谓“奥地利维也纳古典爱乐乐团”,其真身只是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学生乐团。而“南芝加哥爱乐乐团”,看上去与拥有117年历史的美国“芝加哥爱乐乐团”只有一字之差,英文名直译却是“南岸室内乐团”,难掩其城市社区乐团的业余本质。而“德国柏林广播交响乐团”的拙劣表演令人疑窦丛生,其真名原来是“西柏林菖菖交响乐团”,完全由业余选手组成。

近年来,贺岁档中的新年音乐会成为深圳乐迷迎接新年的重要节目,但是,节目单上一些“历史悠久”的“名团”,在谷歌、百度上却死活搜索不到。不论是交响乐,还是音乐剧、芭蕾舞,都有不少打着“维也纳”、“施特劳斯”或“百老汇”甚至“国立”、“皇家”等名号的团体纷至沓来。

“这些团体往往是在国外高校召集,临时拼凑后冒名国际名团来中国挣钱的”,来自德国的深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爱华德指出。为了骗取演出批文,国内一些鱼目混珠抢商机的演出商会联手国外一些不入流的团体,通过注册皮包公司的方式,取得合法的身份认定。这些山寨团只有来中国内地演出时才使用“中国名”,巡演结束后就立即注销。

“这种情况在贺岁档尤其普遍,贺岁档快变成了忽悠档”,乐评人关万维透露。每年新年前,欧洲就会出现各种“免费赴中国旅行演出”的广告,而他们一般都不会对演奏员有特别的审核要求。“这些由学生和业余乐手组成的"临时工乐团"在国外注册方便、价格低廉。”

为演出贴上“防伪标记”

记者调查发现,去年年末,以新年音乐会名目来深演出各类“国际名团”竟然达到数家,美国费城国家交响乐团、纽约交响乐团、维也纳施特劳斯管弦乐团、意大利托斯卡尼尼爱乐乐团……而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些“国际名团”的演出票房居然还“不错”。深圳演出行业的这股“山寨之风”是如何刮起来的?为何对于“山寨”产品,市场不仅没有拒绝,反而“不愁销路”?

深圳聚橙网总裁耿军认为,“山寨名团”跟“山寨手机”一样,它的出现有着深刻的现实原因的。“市场确有需求。近几年,深圳的演出市场发展速度之快让人咋舌。市场需求增量明显。尤其是到年底,看一场新年音乐会更慢慢演变成市场习惯。”耿军说。

深圳市演出公司艺术总监郑维茜则指出,“山寨名团”的泛滥也跟观众的辨析度有关。“毕竟,像杨洲老先生那样的资深乐迷总量并不多。”郑维茜说。而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演出商则说得更直接。她直言:“一面是高速发展的市场,一面是古典音乐知识积累不多、刚刚培育起来的观众群,市场难免走向畸形。”

监管缺位也是造成深圳演出市场“山寨妖风”不断的重要原因。大量低水平的演出商以支付一笔报批费的形式,由A类演出商代为报批。这一做法与出版社卖书号,唱片公司卖版号,杂志社卖刊号极其相似,已经成为资质单位的摇钱树,并成为行业的潜规则。

在中国,各项消费都有消费者保护协会和各个质检单位和行业协会参与监督,而文化消费由于其特殊性,文化产品长久以来没有“质检”一说,仅凭媒体的舆论监督和个人判断,或者到最后则是对簿公堂。

“任何演出都要拿批文。如果在批文时,监管方监管到位,在审核时就过滤掉虚假信息,为演出贴上"防伪标记",市场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对深圳演出市场颇为熟悉的广东明星巨典公司总经理石广生表示,“有关部门对"文化打假"的重视力度也不够。一旦有观众认识到自己被山寨了,也只能大呼一声上当,然后便不了了之。”

“山寨之殇”几时休?

如此“山寨之殇”,业内人士最担心的莫过于削弱大众的欣赏水平和审美品位,其危害不容小觑。一方面,买到“山寨货”的观众有苦说不出,无缘高雅演出;另一方面,真正的“品牌货”也大受连累,不少观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与不少真正优秀的乐团失之交臂。

“山寨团”泛滥不仅伤害了观众的感情,有损中国在国际上的文化形象,也对国内本土乐团的正规演出造成影响。著名指挥家张国勇认为:“不符合质量要求的文化产品,应该以一罚十。立足本土乐团,打响音乐会的品牌,无论对乐团本身还是新年音乐会市场都有好处。”

在深圳,“山寨之风”找到了另一个亲密无间的伙伴“企业包场”。在包场之下,没有了票房压力的“国际名团”更加肆无忌惮,几乎每年都会来深圳“海捞一票”。“其实,近年来所谓的新年音乐会热,并不是市场自发行为。也是给企业包场搅热的。”深圳八厘米文化传播公司负责人赵佳说。“深圳的企业多。年底的文化答谢需求旺盛。说实话,真正关心来的乐团是哪种水准的人并不多。只要是白皮肤,黄头发,演出像那么回事就可以了。”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演出商们的说法也不尽然。比如,2011年10月18日在深圳音乐厅上演的世界传奇小提琴大师伊扎克帕尔曼的独奏音乐会,就上演了“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帕尔曼音乐会的引进方深圳四季文化公司负责人郑红告诉记者,帕尔曼音乐的盛况说明,深圳市民对真正的大师,对古典音乐是有认知的。“帕尔曼音乐会完全依靠市场售票。没有企业包场。”

要彻底解决“山寨之殇”,既需要政府监管、也需要演出商自身的道德约束。而对市民而言,现阶段最重要的就是,坚决抵制“山寨名团”,切断其票房根源。

乐评人唐若甫认为,一些掌握大量资料和洞悉国际演出资源的乐评人已经自觉抱团或独立出现,在“山寨团打假”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事实上,让主管部门实行演艺市场的“人民监督员”机制,让乐迷共同参与监管音乐会市场的健康发展,不失为一帖良药。

GCS配电柜

深圳防静电地板

二手储罐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