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京里程碑式的交通发展明年将直通北美铝焊条

发布时间:2020-10-19 02:35:53 阅读: 来源:砂纸厂家

朝天宫下的水道与运渎有关。

上周禄口机场T2航站楼启用,南京明年就能越过大洋,直通北美。昨天城西干道、江东路全线贯通,南京快速路最终合围。“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其实古人就懂。回顾历史,南京有过多次“里程碑式”的交通发展,陆运、水运,直接或间接地决定了城市今日的图景。上溯伍子胥修胥河,打通太湖与长江,到近代张之洞在城内修了第一条现代意义上的“大马路”。今天,回顾南京历史上几次“大提速”。

春秋战国时期

伍子胥在高淳挖出最早运河

江南并不是一马平川,南京就处在大小丘陵的包围中。在刀耕火种的古代,从苏南到南京其实并不好走。春秋时期,地处江南的吴国就面对这个麻烦。在伍子胥、孙武的治理下,对外扩张,夺取霸权已是国家的必然选择。

今天仍蜿蜒在高淳乡镇间的胥河,就是记载中南京第一次大型交通工程。清光绪年间的《高淳县志》这样记载:“胥河,吴王阖庐伐楚,伍员(即伍子胥)开之,以通松道。”当时,从太湖到长江,其间岗阜连绵,流水阻绝。因此,伍子胥征召士兵、民夫20万人开出了胥河。它从苏州通到太湖,经宜兴、溧阳、高淳,穿固城湖,在芜湖接长江,全长100多公里。有了这条“快速通道”,前线兵员、粮草源源不绝,才有日后伍子胥攻入郢都,鞭尸雪耻的故事。

胥河是人类有记载的现存最早的运河,开凿于公元前506年,它比京杭大运河的前身“邗沟”早上十几年,2300年后,欧洲人才开始修运河。这两条运河都是吴国的国家工程,为西进伐楚、北上伐齐,铺平道路。虽然吴国穷兵黩武,最终覆灭,但胥河为两岸带来了繁荣。

今天的胥河,经高淳东坝、下坝、定埠,至溧阳朱家桥桠溪河口东接荆溪南河段,连通在宜兴流入太湖的荆溪,是高淳、溧阳间引水灌溉和通航河道,故又称淳溧运河。

秦朝时期

秦始皇“驰道”修到了栖霞

秦灭六国,中国历史上首次大一统,实行“车同轨、书同文”的标准化。嬴政在第二年就启动“国道”建设,下令修筑以咸阳为中心的、通往全国各地的驰道,以加强统治。江南远离咸阳,又是楚国故地,皇权的触角必须到达这里,因此驰道就修到了南京。南京也因此纳入全国的交通体系中。《史记》记载:“始皇三十七年,东巡会稽,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至琅琊。”江乘县约在今天的仙林大学城,是秦国“废分封、立郡县”的产物,驰道也经过这里。

驰道是什么样子的呢?据记载,从《汉书·贾山传》中得知,秦驰道在平坦之处,道宽五十步(约今69米),隔三丈(约今7米)栽一棵树,道两旁用金属锥夯筑厚实,路中间为专供皇帝出巡车行的部分。这是当时规模宏大的筑路工程,对于陆路交通的发达,促进经济文化的交流,具有重大的意义。有了便利的交通,秦始皇无需分封,就能管理庞大的帝国。但遗憾的是,驰道是皇帝的专用车道,皇帝下面的大臣、百姓,甚至皇亲国戚都是没有权利走的。

早年间,栖霞街道的西湖村、朝阳村还可见驰道遗迹。而民国17年(1928年)修建的“太龙线”(太平门—龙潭),从太平门经岗子村、岔路口、尧化门、栖霞、东阳至龙潭,全长32.55公里,沿用了秦驰道的线路。

六朝时期

孙权从方山挖运河直达太湖

东吴立国之初,一切物资都需要苏南吴地供应,最初的做法是,货物从苏州出发,沿运河运送到镇江,再走长江溯流而上到南京,风险很大。因此孙权从江宁的方山开凿,经过句容,直达太湖,这条运河被称为“破岗渎”,是吴都建业的生命线,并经历的整个六朝时期。隋灭陈后,“破岗渎”被废。

而南京城内的水系,可以分为南北两片,鼓楼以北是金川,鼓楼以南则是“秦淮流域”。但若在城内遇到的一些零散的水系,别都概括成“秦淮河支流”,因为它们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历朝历代修建的运河水道。

六朝繁华时,南京作为首都当然要发展交通,当时的人们偏爱挖掘河道,如此既方便运输,也可方便爱玩的六朝贵族,城垣周围就出现了大小近10条沟渠。今天的南京城里,珍珠河、珍珠桥、清溪路等地名,都与这段历史有关。

比如运渎,这是连接秦淮河与“皇家花园”苑城的水道,开凿于东吴时期,如今大部分已经消失,但朝天宫南文津桥下的水道,与当年运渎的西部“支流”有关。此外,南京现存的地名中,莲花桥、红土桥、正洪街、严家桥、大石桥等都与运渎有关。而根据研究,仓巷桥、鼎新桥、丰富路、南台巷连接的,则是当年运渎的主干。

青溪则是与运渎东西呼应的另一条重要水道,它既是运输途径,也是都城东南面的重要军事屏障,也是贵族们居住和游乐之地。今天中山东路的清溪路就是沿用“青溪”的地名,但路西侧的水道与明故宫宫城有关,并非六朝遗留。

城内现存的还有一条珍珠河,它北通玄武湖,南至浮桥。它最早开凿于南朝,沟通玄武湖与运渎,引来的玄武湖水,作为建康宫的护城河。相传陈后主在河上泛舟游乐,宠妃张丽华佩戴的一颗珍珠掉入河中,后主派人打捞,没有收获,便下令抽干河水,最后也没有寻到,只弄得河里许多珠蚌因缺水干涸而死,“珍珠河”便由此得名。

南唐时期

中华路是当时规格最高的道路

南京的老城发展,被称为“叠加式的”,历代发展的重点基本在鼓楼以南,所谓“南不出中华门,北不过鼓楼岗。”因此一些前代遗存,后世也继续使用。比如今天仍然是重要干道的中华路,它的前身是千年前的南唐宫城的御道。

这也是解释了南京城的南大门——中华门,对应的不是今天的中轴线——中山南路,而是中华路。作为宫城御道的中华路,是这个国家规格最高的道路,皇帝的车驾可以从宫城的北端内桥,一路向南,出中华门,到达秦淮河畔。

南唐被宋朝灭亡,北宋朝廷并没有故意贬低南京,只是将南京降格为“省会”,改称“建康府”。宫殿、房屋也没有人为损坏,因此南唐的御道,以及老城南整个人文风貌也得以最终保留至今。在上世纪30年代南京首都建设的高潮中,中华路被拓宽改建成现代柏油马路,两侧改建成近代式样的商业建筑,今天的中华路又成了一条颇具民国风情的街道。今天的中华路也是老城南的“中轴线”。在明清鼎盛时期,中华路曾是全城最繁华的街道,并还以路为界,将城市南部的繁华街区划分为“门东”和“门西”两大部分。

晚清时期

张之洞修建第一条马路

鼓楼以北的城区,明代是卫戍部队的驻地,即便到了清代,民居、商业也不发达。而南京历史上第一条“马路”则直接改变了这个状况。

晚清,经过太平天国的战火浩劫,南京百废待兴。原有的“石板大道”,石板多已不存。最初修缮,居然用断砖充数。虽然道路大多“中间高两侧低”,设计上有利于排水,但断砖组成了小水坑,阴雨天就是泥塘,冬季变成“溜冰场”。而修缮工作,还需要官民合资。

1895年,时任两江总督张之洞下令修筑“江宁马路”。这条路从下关码头开始,经过仪凤门、鼓楼而直达位于大行宫的两江总督署。“马路”用砖石铺成,石料采自紫金山,参照上海租界的马路技术结构标准。虽然宽度仅6米到9米,今天约为“双向单车道”。但这条路是南京交通从土路、古道转向近代道路的起点。不过,今天这条“马路”已经被分割成段,消失在城市中了。

《南京通史·清代卷》记载,马路还有相应配套。考虑客、商从下关码头登岸进城,张之洞设立了南京最早的“公交机构”——“成泰马车公司”。此举直接开启了城北地区的经济发展。《申报》报道称,沿路“商民逐渐起盖,房屋夹道,店肆林立”。张之洞在上疏中称,城北“不过三年,可成街市”。

“第一路”修好后,张之洞又在老城南,规划一条马路。这条路以鼓楼为起点,向南延伸,经过贡院,再到钞库街,最后至聚宝门(今中华门)之外。不过在开工之际,张之洞调回湖广,由刘坤一主政两江。他发现,此前的规划经过民房密集的老城南,工程一开,必然要拆毁大量民房,百姓被迫动迁。因此,刘坤一修改了前任的规划,选择了一块民居房屋间距较宽的区域,尽可能不影响百姓、商家。自此之后,南京修马路成为风潮,分别在三牌楼、大行宫、内桥开通了几条支线。

止水带厂家

无机纤维喷涂

迪士尼验厂

相关阅读